当前,我国即将进入“七下八上”防汛关键期,这是每年防汛形势最为严峻的时期。

  “今年我国旱涝并发重发,汛旱情发生早、量级大、时间长、发展快等极端性特点更加凸显。”水利部副部长王宝恩在“七下八上”防汛关键期有关情况新闻通气会上表示,今年“七下八上”期间,我国旱涝并发、涝重于旱,暴雨洪水等极端突发事件趋多趋广趋频趋强,形势严峻复杂。

  “预”字当先 完善预测预报预防机制

  近年来,受全球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,极端天气事件多发频发重发。

  “今年‘七下八上’期间,我国旱涝并发,涝重于旱,可能有台风北上,暴雨洪水等极端突发事件趋多趋广趋频趋强,致灾影响重。”水利部信息中心副主任钱峰答人民网记者问时表示。

  在汛情方面,七大流域长江上游可能发生较大洪水,上游支流嘉陵江、中游支流汉江可能发生超警洪水;黄河中下游可能发生较大洪水,支流渭河、汾河、伊洛河、沁河、大汶河可能发生超警洪水;淮河流域沂河、沭河可能发生较大洪水,淮河干流可能发生超警洪水;海河流域漳卫河、子牙河可能发生较大洪水,大清河、永定河、北三河、滦河可能发生超警洪水;珠江流域西江可能发生超警洪水;松花江、辽河可能发生较大洪水,嫩江、黑龙江、乌苏里江可能发生超警洪水;太湖、钱塘江可能发生超警洪水。

  水利部防御司司长姚文广表示,水利部坚持预防为主,迅速进入防汛关键期工作状态,严格执行防汛关键期会商研判和值班值守机制,前瞻、及时、准确做好汛情监测预报预警、会商研判、调度指挥。“严格落实堤段巡查防守责任,特别要加强超警超保河段和薄弱堤段、险工险段、堤防背水侧坑塘等地方的巡查防守,尤其重视夜间巡查防守。”

  “三大体系” 提升水旱灾害防御能力

  洪涝灾害多发频发,防汛任务艰巨、防御情况复杂,如何提升水旱灾害防御能力?

  “我们提升水旱灾害防御能力主要靠‘三大体系’。”王宝恩表示,分别是流域防洪工程体系、雨水情监测预报体系和水旱灾害防御工作体系。

  目前,我国已建成各类水库9.5万多座,5级及以上堤防约33万公里,开辟国家蓄滞洪区98处,形成了以长江三峡、黄河小浪底水库等为核心的主要流域防洪工程体系,大江大河基本上具备了防御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洪水的能力。

  王宝恩介绍,通过加快构建气象卫星加测雨雷达、雨量站、水文站组成的雨水情监测预报“三道防线”,实现水旱灾害防御“预”字当先、关口前移、防线外推的需求,实现延长预见期和提高预报精准度有效统一的需要。

  “目前,全国各类水文测站从7万多处增加到12万多处,在有防治任务的2076个县区建成了山洪灾害监测预警平台,南、北方主要河流的洪水预报精准度分别提升到90%和70%以上。”王宝恩说。

  王宝恩补充,水利部门强化预报、预警、预演、预案“四预”措施,着力提升水旱灾害防御管理水平。“加强水库、水电站、水闸、蓄滞洪区等工程的联合调度,强化水库安全度汛、堤防巡查防守、中小河流洪水防御、城市内涝防御等决策部署的落实,确保调度指挥指令畅通、执行到位。”

  “防住为王” 发挥流域水工程调度作用

  6月18日以来,“长江2024年第1号洪水”和“长江2024年第2号洪水”相继在长江中下游和长江上游形成。如何发挥流域水工程调度作用,实现“防住为王”?

  “我们坚持强化流域水工程统一联合调度,取得显著成效。”长江委副主任吴道喜表示,长江委调度三峡水库与上游干支流水库、中下游水库密切配合,充分发挥水库群联合防洪作用。

  在三峡水库调度方面,将三峡水库平均入库流量24000立方米每秒拦蓄后按14000立方米每秒下泄,累计拦洪74亿立方米,占流域水库群总拦洪量的45%,有效避免长江上游涨水过程与洞庭湖、鄱阳湖洪峰遭遇。

  在上游干支流水库调度方面,调度金沙江和雅砻江流域水库群拦洪23亿立方米,将金沙江来水由近10000立方米每秒削减至6000立方米每秒左右下泄;调度乌江构皮滩、思林、沙沱、彭水水库拦洪10亿立方米,避免乌江中下游彭水县城水位超警戒。

  在中下游水库调度方面,湖南省调度洞庭湖控制性水库拦洪37亿立方米;江西省调度柘林水库拦洪16亿立方米,避免下游永修县城被淹;湖北省调度富水水库拦洪4.7亿立方米,避免下游阳新县城被淹;安徽省调度水阳江港口湾水库拦洪,避免新河庄站发生超保证洪水。

  数据显示,通过调度水工程,减少蓄滞洪区分洪和洲滩民垸运用的灾害损失约520亿元,减淹耕地约260万亩,避免转移约200万人,防洪减灾效益显著。(人民网 欧阳易佳;实习生徐皓萱对本文亦有贡献)

(图片来源网络侵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