沿着唐古拉山脉寻找着一处处通山口的标志,当历史变迁,当行人远去,那消散的足迹早已凝聚成石堆,矗立在山口上,静坐在古道旁。

  这些置于通山口的大石堆,藏语称为“拉则”,蒙语称为“鄂博”。当旅人翻越山口时,便在“拉则”上放一块石头,祈求旅行顺利。千百年积累成一个个大石头堆,有的成为高度三四米、面积十几平方米的大“拉则”,通过“拉则”的体量,便可感受历史上穿越山口的人数和古道的繁荣。

  位于那曲市聂荣县聂荣镇附近的夏拉则尕布山口,是藏北古道中保存“拉则”景观最多的一段。草原上的古道虽然少见城垣、驿站、碑刻等遗迹,但千百年来,无数的商队、旅队和行人在聂荣古道往来不绝,“投石为路”累积而成的“拉则”,却成为藏北古道最重要的文化景观。

  聂荣县处于唐古拉山脉的中部,拥有查吾拉、康根拉、当拉协嘎等主要的山口通道,连接格尔木、西宁、玉树三个方向的古代交通于此汇合,在唐古拉山脉的古道谱系中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,在青藏高原的交往交流交融中发挥着重要历史作用。

  追寻着聂荣古道上光阴洒落的痕迹,我们来到夏拉则尕布山口,感受古道的历史印记。

  “这条道路是过去青藏间的大路,往来的商队非常多。谚语里讲‘大道平坦如老虎的大嘴,大道行旅像老虎的牙齿’,就形容聂荣古道是过去的大路通途,人来人往连续不断。”爬起山路来,67岁的聂荣镇老干部琼珠毫不费力,边走边讲述着古道的故事。

  从查荣村开始登山,清晰的古道在眼前向夏拉则尕布山口延伸。大约1.5公里的路程,跃上两个山坡台地便可登顶。虽在海拔近4700米的高原,但赏景于古道怀古之佳地,登之则心情如怡。

  更令人惊奇的是,刚出发便遇“拉则”景观,而且一路散落,连续不断通向山顶,像麦堆、像谷仓一样,积累着古道千年的颗颗硕果。

  据历史记载,由柴达木、西宁、玉树进藏的三条商贸、官马的主要进藏大路,都汇集于聂荣一地,这种古道干线的集中,让聂荣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古道干线带”。从文成公主进藏故事、蒙古部落熬茶、各个商队频繁往来,到六世班禅进京,再到十八军独立支队翻越唐古拉山进入藏北,聂荣古道俨然是“青藏通衢”,奏响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多彩乐章,见证着中央王朝对西藏地方的有效治理,烙刻下人民解放军进藏的英雄足迹。

  “经过前期的调查了解,群众多称呼这些古道为‘甲务冲拉木’‘竹贝加拉木’‘金珠拉木’等。”聂荣县文旅局局长次旺介绍说,“甲务冲拉木”意为汉藏通商大道,“竹贝加拉木”意为客商大道,“金珠拉木”意为解放路。

  各民族跨越山海频繁互动往来,在唐古拉山上、在藏北草原留下了深刻的历史记忆,正如当地民间谚语所言:“查吾、康给、当拉三条路,汉、藏、蒙大通道。”

  一路数着“拉则”的数量,一路拾掇着古道的历史与传奇。“拉则”大大小小都有,山脚和山腰处较小,山顶处则较大,同时也是十几个、二十几个“拉则”依次排列,古道文化景观十分明显并且突出。其他山口的“拉则”数量一般在三五个左右,而该处的“拉则”数量初步估计有250处左右,数量如此之多,让人惊叹。

  记者在藏北曾专门考察过古道历史,而夏拉则尕布山口一段古道,是目前所见的“拉则”最多的一处山口,不禁感慨“实为青藏古道‘拉则’数量之最”。

  缘何如此?我们推测,夏拉则尕布山口是聂荣几条古道汇合后的第一个山口,也是离开唐古拉山区、迈向西藏腹地新路途上的第一山口,因而,来来往往的商队行旅在该山口尽情释放自己的期盼和祈求,留下了大量的“拉则”遗迹。

  登上山顶回望,视野开阔,草原沃野,聂荣县赛马场、错央恰湖、桑曲河与夏拉则尕布山口连成了一条线。湖泊碧蓝如镜,唐古拉山脉尽收眼底,一座座群山显露出来,蔚为壮观。

  再看这山口的一座座石堆,其往往处于山野僻岭,仿佛缺少艺术的雕琢和智慧的创造,石不成材、形不惹目,其貌不扬、其名不显,反倒不受扰动,而保存完好,独自见证着一条条古道曾经的热闹与繁荣。

  西藏大学硕士研究生南斯加对民间文学艺术较有兴趣。他介绍说,聂荣古道的谚语、传说、颂词等口传文化十分丰富多样,反映了行路的方方面面,是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这些口传文化与古道历史相伴相生,进一步丰富了古道的人文内涵,值得重视和进一步系统整理。

  长风中岁月如歌,高山上往事如诉,“拉则”是山口的高度、古道的刻度,更饱含历史的温度。每一块石头的背后,都曾经有一个千里跋山涉水的行人,蓝缕于途、风餐露宿。更重要的,这山口是各民族往来互动的交往通路,留下了鲜明的历史记忆。(中国西藏新闻网 记者 赵书彬)

(图片来源网络侵删)